辣文吧 > bte365是那个博彩公司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七十章 毫无悔意
????春江和春寿见黎浅浅出来,忙跟上去,就见她头也不的往外头走,春江愣了下,想到刚刚听到的,脸一板对春寿道,“你跟上去侍候,我去找季小姐。”

????“哦,好。”春寿点头加紧脚步跟上去,春江则往正房内室去,二太太新指过来侍候的丫鬟,是见过春江,可并不知她的主子是谁,只知大老爷似乎对她主子很客气。

????见她要进去,不敢拦阻,只能扬声让里头的人知道,有人要进去了。

????黎老太太闻声生气的直拍床板,季瑶深一直屏住呼吸,没办法,这屋里的气味实在不怎么好闻。

????她转头看过去,就见春江板着脸冲过来。

????“季小姐,您的事可办好了?我家教主还有事要忙,若你的事还没办好,那我们就先走一步,头请大老爷派车送您分舵即可。”

????“不,不,不,我已经办好事了。”过头,她对黎老太太道,“老太太放心,去后,我会跟姨娘说,您一切安好,不会让姨娘为您牵肠挂肚的,我知道,老太太最疼我姨娘,肯定也舍不得她为您担心害怕,您是知道的,为人妾者,是百般的不容易,相信您也舍不得她,我那嫡母虽是再仁和不过,可府里不止我姨娘一个妾室,那些人深恨我姨娘进府不久就又生养了个儿子。”

????她顿了下,看黎老太太依然一脸愤恨,似乎完全没把她的话听进去,不过也没关系啦!她说这些话,也不止是给黎老太太听的,更多的是给黎家两位老爷和太太听的。

????季瑶深又说了些她姨娘在府中处境艰难的情况,以及感谢老太太一家子给予她姨娘和她们姐弟的帮助。

????老太太依然故我,拍床板拍得很起劲,可是所有人都听得出来,那床板发出的声响,在在显示着,老太太现在的手力,大概端不起一个碗。

????就黎老太太如今这个样子,谁知道她还能活多久?蒋家那头,能指望得不多,也就盼着黎家两位老爷念着老太太和黎浅浅的情份上,多看顾她姨娘几分。

????她知道,一旦黎老太太故去,这个家就是黎大老爷当家做主,而黎大老爷此前之所以帮衬着她和她姨娘,其实最主要是看在黎浅浅份上。

????她见不到黎大老爷的面,只能透过这样的方式来告诉他,她姨娘日后要侍奉主母,照顾儿女,肯定不会再同老太太要求什么了,她姨娘不会再生事,让他们为难。

????春江耳力灵敏,一半心神在听季瑶深说话,一半的心神则用来关注暖阁的动静。

????大太太看来真是被教主给吓坏了,直到季瑶深把要说的话说完,准备起身离开,暖阁里依然安静无声。

????从内室退出来,季瑶深问春江怎么事。

????季瑶深又不是她主子,春江自然不会答她的问题,季瑶深虽觉奇怪,倒也没多想,她其实只想早些离开黎府,因为黎净净也在此,她不想黎浅浅因她忆起那段往事。

????那段往事是她的黑历史,她真心不想想起来,更不愿黎浅浅想起来。

????季瑶深往外疾走,春江和大丫鬟紧跟在后,本就在外间候着的丫鬟见状也忙跟上去。

????快到穿堂时,就听到身后急追而来的脚步声,伴随着的是黎大太太身边的管事媳妇叫唤的声音。

????“表小姐,表小姐!请等等,等等。”季瑶深以为她有事找自己,便停下脚步半转身过来等她,因季瑶深半转身,春江便被她和大丫鬟挡在身后,管事媳妇一过来,就冲季瑶深笑道,“表小姐,我们大太太有话要跟你说,想请你过去一趟。”

????季瑶深看着管事媳妇,问,“你们大太太有什么话要跟我说?”

????“这个”管事媳妇朝她笑了笑,“这奴婢怎么会知道呢?奴婢不过去奉命过来请你过去而已。”

????季瑶深深深的看她一眼,道,“黎教主还等着我去呢!你家大太太有何事找我,你就直说吧!要是因你误了黎教主的事,我想大老爷也会很不高兴的。”

????管事媳妇为难的看季瑶深好一会儿,见她丝毫不退让,这才悄声道,“大太太想请你帮她一个忙。”

????“什么忙?”

????管事媳妇顿了下,深吸口气道,“大太太想请你京时,把净净小姐也带进京去。”

????“别开玩笑了。”季瑶深冲口而出。

????大太太不知道她女儿是个什么脾气的吗?那样一个我行我素的人,叫她带着她进京?要是半路上她耍起脾气来,谁劝得住压制得住?指望她?黎净净为长,她为幼,只有黎净净管着她的份,她想去管黎净净?呵呵,别逗了!

????“你放心,大太太说了,净净小姐答应她,会老实听话的,只要表小姐带她进京就好,到了京城,自有我家三老爷管着她。”

????春江听了直想骂娘,大太太这是被教主拒绝后,所想出来的招数?只要有人带黎净净进京,等进了京,就直接把人甩给黎将军,黎将军无旨不得出京,就算被迫接了黎净净这个烫手山芋,他也没空把人送给她的父母,最后就只能依黎大太太要求,给她女儿找个如意郎君。

????想到方才黎大太太那个什么姐妹共侍一夫的要求,春江便恨不得去甩大太太两大耳刮子。

????季瑶深听完后,不禁冷笑,“你家大太太说的好听,她根本就没跟黎将军说吧?自家女儿的婚事,就这样甩给已经分家的叔父管?又不是没爹没娘。”

????“我家大太太说,全权交由黎将军做主。”

????“说得可真是好听啊!总不会还想着,要黎将军给你家小姐出嫁妆吧?”

????“这个,这个”这话她不好接,再说她一个下人,哪晓得自家主母心里是怎么想的。

????虽然说黎将军在京中为官,应该是赚得满盆满钵才是,就算给隔房的侄女出嫁妆,似乎也说得过去,不过心里这么一想,管事媳妇就感觉好像那里怪怪旳,不太对劲。

????“行了,你不用再说了,我是不会帮这个忙的,你请大太太死了这条心吧!”

????说完季瑶深转身欲走,管事媳妇急了,忙伸手来拉她,不想手背被人狠狠的一敲,疼得她伸出另一手抚向被打的手背,双膝顺势就跪了下去。

????她抬眼想对季瑶深再说什么,却看到了从季瑶深身后探出头来的春江,想说的话就卡在喉咙里,噎得她难受。

????这位不是黎教主的丫鬟吗?怎么在这里?她狐疑的看向季瑶深,又防备看向春江,就不知这位是不是已经把大太太托黎教主,却被拒绝的事跟季小姐说了?

????春江没让她多想,直接就对季瑶深说了刚刚大太太的要求。

????季瑶深惊愕的看向管事媳妇,然后视线转向大太太和黎浅浅说的的那间暖阁,就见暖阁的窗户微开,从她的位置,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窗内的大太太,她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们瞧,因为离得有点远,所以她应该是听不见她们在说什么。

????管事媳妇没想到春江之前没说,却在这时当着她的面说,脸色颇为难堪,觉得黎教主这丫鬟就是故意要给她难堪。

????她却不曾想,若不是她代大太太向季瑶深提出要求,春江也不会把这事跟季瑶深说,那么季瑶深也就不会知道,大太太曾经那么异想天开过,而春江之所以现在说出来,无非是要杜绝季瑶深犯蠢的可能性。

????要知道季瑶深能来这么一趟,靠的可是黎浅浅,现在要去,自然还是得靠黎浅浅,若她不知黎浅浅已经拒绝大太太的要求,而答应大太太的要求,那黎浅浅之前的拒绝可就成了笑话。

????季瑶深没有护卫没有钱,她要怎么带黎净净进京?她若应承下来,还不是得靠黎浅浅资助,所以季瑶深之前问起时,春江没有答她,却在管事媳妇说出大太太要求时,把这事说出来。

????季瑶深不是傻子,这管事媳妇不把黎浅浅己经拒绝大太太的事告诉她,就是摆明了要赖给她,在她心里,自然是以她家主子为重,所以她季瑶深会不会因此为难,那可不关她的事。

????还有,大太太既然敢跟黎浅浅说姐妹共侍一夫的事,说不得,她们母女两心里也想着,若黎浅浅那边不成,就赖到她这里来,既然她能答应带黎净净去京城,肯定也会应承姐妹共侍一夫。

????像这样子一开始话说的好听,等到她们得意之后,就狠踩当初助她们的人一脚的,可不在少数。

????现任五皇子妃是前五皇子妃的表妹,她父亲是寒门子弟,好容易当上七品小官,外放时就把长女留在妻子嫡姐家,前五皇子妃出身东国公府,是东国公的嫡长孙女,娘亲是西宁侯的嫡长女,出嫁时十里红妆,等她的女儿嫁进皇室时,嫁妆更胜其母。

????听说当年现任五皇子妃黄梅月,因父母不在京城,其母黄夫人就请托身为东国公世子夫人的嫡姐,为她女儿择良缘。

????黄梅月和东国公嫡长孙女的身份有别,能选择的婆家自然也是天差地远,世子夫人为外甥女挑花了眼,可外甥女就是不点头,世子夫人最后也恼了,不再理会她。

????谁知没多久,黄夫人就来信了,道是辛苦嫡姐为其女忙碌奔波很是辛苦,她万分感激,只是她不想再劳烦嫡姐了,就请嫡姐让黄梅月跟着她女儿嫁给五皇子吧!不管是安排她作妾还是通房,都随世子夫人安排,她们母女绝无二话。

????庶妹摆了低姿态,世子夫人便借坡下驴,安排黄梅月与自己女儿一起嫁入皇室。

????任谁也想象不到,不过短短五年,这两姐妹的际遇就有了天翻地覆的转变,前五皇子妃因小产过世,而黄梅月则被东国公世子收为义女,嫁给五皇子做继室,除了东国公世子给的嫁妆,还把前五皇子妃所有的嫁妆统统收归已有。

????这件事是个秘密,知道的人不多。

????不过有人说,东国公府怎么会放任小小七品官之女如此作为,说不得,这一位才是东国公府的正牌千金,过世的那一位,其实才是真正的黄梅月。

????外界雾里看花越看越花,季瑶深的一位闺学先生,便是出自东国公府,听她说,前五皇子妃和黄梅月两个自小一起长大,姐妹情深,共嫁一夫之后,表面上两人感情依旧,可是人心善变,黄梅月有私心,前五皇子妃亦然,只是面上不好撕破脸。

????前五皇子妃其实恨毒了黄梅月,因为五皇子嫌弃她不懂风雅,觉得黄梅月才是他的知心人,自小就是家中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前五皇子妃,怎受得了被一个处处不如自己的表妹压制。

????黄梅月也恨死了前五皇子妃,认为要不是她和她娘从中作梗,她好好一个女儿家,何以会给人作妾,还是个连名份都没有的通房,当初叫她跟着表姐嫁去五皇子府时,她们曾对她许诺,等她和五皇子圆房,她们就会请五皇子上表封她做侧妃。

????她等到了生下庶长女,还是没等来侧妃名份,大概就是因为如此,她才会对前五皇子妃痛下杀手,而且还以前五皇子妃曾意图谋害她的证据,要挟东国公府收她作义女。

????闺学先生与几个亲近的学生说起此事,是怕她们年轻识人不明,轻易就被人骗了,前后两位五皇子妃的事,说起来,她们两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,闺学先生以此事教她们要与人为善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更不可无。

????因此,大太太那点伎俩哪哄得过她,当即就笑着对那管事媳妇道,“你去跟大太太说,这事,我真不能答应她,你们净净小姐的脾气如何,想来你们都清楚得很,我来的时候全靠黎教主帮衬,才能安然无恙,去,也得仰赖黎教主才成,我可不想因为你家净净小姐得罪了她,头她要恼了我,把我扔在半道上,那我可就叫天天不灵,叫地地不灵了。”

????管事媳妇陪笑,眼里满是不以为然,季瑶深是谁,堂堂亲王之女啊!黎浅浅她爹不过是个将军,只要季瑶深点头答应了,难道黎浅浅还能驳了她不成?

????然而不管管事媳妇心里怎么想,季瑶深都没打算听她说下去,在春江和几个丫鬟簇拥下,迅速离开了。

????大太太在暖阁里看她离开,心里着急忙追出来,谁知跑得太快,临出门时右脚不慎葳了下,她扶着门框朝管事媳妇招手,其他丫鬟则帮着开口喊人。

????管事媳妇头看到大太太,苦笑着走来。

????“怎么样?她答应了吗?”

????“没有。”

????“怎么会?”大太太问,“你没跟她说,等进了京就由她三叔”

????管事媳妇道,“说了,说了,只是黎教主的那个丫鬟使坏,说了黎教主拒绝您的事。”

????大太太闻言气极,“那个死丫头。竟然这样坏我的事,季瑶深怎么说的?”

????管事媳妇把季瑶深说的话一五一十的跟大太太交代,“太太,季小姐这话简直就是笑话,堂堂亲王之女,竟然还得仰赖一个将军之女方能出行,这岂不是说亲王妃是个小气的,没给庶女出行的费用。”

????大太太听了后,却觉得有可能,若是自己,她也不会给庶女银钱,让她千里迢迢跑去探望她姨娘的母家。

????可季瑶深的话若为真,那她就不会答应帮她带净净进京去了。

????想到这儿,大太太的头又痛起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