辣文吧 > 武侠修真 > 封神大圣人 > 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章 敲响一封神的钟声
    “土地和人口乃是运朝的根本,臣附议诸位大夫所言!”陈庆出列说道。

    坐在下方,陈庆怎么会不知道帝辛的心思。

    此刻的帝辛,无非是等待一个有份量的人站出来说话而已,大商人臣极致的五人,只要一人没有开口说话,那么诸位大夫提出的修书劝降就是一句空谈。

    陈庆站出来了,他力挺诸位大夫,实际上就已经表明,诸位大夫所言,皆是陈庆授意。

    文臣之中,以陈庆和商容为首,武官之中,以闻仲和孔宣为首。

    至于黄争,他方才投效大商不久,空有权势而无人脉,纵然位列百官首位,也不过是个象征。

    他加入大商,只为了能够救出祖龙罢了!

    “丞相,你意下如何?”作为文官最高负责人,无论帝辛何种政策,都无法避开的那就是商容。

    “臣附议!”商容同样起身说道。

    帝辛的嘴角露出不可察觉的弧度,没有人能看到,然而他的眼神却有着深深的忧虑。

    整个大商,此刻都处于战备状态,而且这种状态会一直持续着。

    “那便如此吧!此事就交由丞相负责吧!”帝辛说道。

    同时确定了第一政策,对诸多小诸侯国的劝降归附。

    “臣定不负大王所托!”商容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这也是商容自己所求!

    今日的朝会必定冗长,大朝会从早持续到晚上,月色已经攀上天际!

    在帝辛的指引下,确定了第二政策,将有闻仲负责北海诸多事宜,大商与西岐之间的战争,必然会引起北海犬戎等部落的觊觎。

    到时候九州动荡,由长年镇守北方的闻仲,在威望上,才能稳稳压制住北方犬戎等部落。

    至于给闻仲的兵,那也只是由国家养活的二十万新兵中的十万。

    说是让闻仲镇守北方,实际上是让闻仲带着这些新兵蛋子去练兵的,没有经历战场,怎么能算一只铁军。

    而第三点,便是各路总兵回到各自的城池里,点燃运朝之火,毕竟在朝歌册封的十大总兵,若是总兵不将运朝之火点燃自己城池里的祭台。

    不然,大商运朝的运朝之火,始终无法覆盖整个大商,这才是帝辛要十大总兵回关的原因。

    而关于第三点,那就是为了应对西岐而准备的动员状态!

    战争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。

    战前准备的繁琐甚至要高于战时的备战,一场战争,最忙的,莫过于战前准备和战后安置工作。

    战争从来都是以大势碾压,什么以少胜多,相较于历史无数战役而言,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陈庆的对手是姜子牙!是元始天尊!是整个阐教!

    在信息同等的情况下,在大商和西岐战力无法有明确强弱前,大势才是影响胜利的关键。

    而负责在备战西岐的,将有陈庆一手负责。

    甚至陈庆有权调度同属文武百官以及武德王黄争和大将军孔宣!

    人王坐镇朝歌,镇守天下气运!

    而第四点,则是关于截教门人的联系。

    这件事将在接下来的数月时间内,交由闻仲处理,唯有召集足够的截教门人,一场出卖与反出卖的战争才会打响。

    关于和元始天尊之间的交易,无论帝辛还是陈庆,都不会告诉任何人。

    闻仲是抱着让截教门人来助大商的,而申公豹则会与之同行。

    纵观封神之战,阐教总是喜欢抱团取暖,打了小的,来了老的,而截教总是喜欢独来独往,抛开任何外在因素不谈,这也是截教门人对自身实力的自负。

    弱者才会聚集,强者自会独行。

    就像打游戏一样,没有一个合适的指挥,截教总是喜欢葫芦娃救爷爷,一个一个上。

    陈庆的出现,则是让截教打团战。

    大家一起上呗,各凭本事,葫芦娃救爷爷可能会让阐教针对性的破解,但是打团战嘛,死伤总是难免的。

    或许是截教门人被屠杀殆尽呢!也或许是阐教十二金仙十不存一二呢!

    最终的结果谁知道呢?

    这第五点,就是招募一些能人异士,这将由黄争亲自负责。

    天地之间,总有一些另类传承,不属于三清之中。比如袁洪之类的妖怪!

    本来陈庆是打算让孔宣负责的,但是孔宣直言自己那日有所顿悟,故而推辞。

    他要去扶桑,寻到自己父亲,询问成圣的关键,孔宣的心将无所畏惧,面对圣人,他也有自己的傲气!

    这事帝辛批准了!

    总而言之,运朝的强势,终归还是帝辛本身实力的强大与否。

    大朝会结束了,百官趁着月色赶回家了,大殿之上,陈庆最后起身。

    没办法,腿坐麻了!

    大商可没有凳子椅子,百官的座位下铺一张毛皮就是当座位用的。

    往日大朝会也没有今日这般长久,好在大商的朝会,一直有着美酒和食物供应的。

    “爱卿这是怎么了?”帝辛扶着陈庆起来,看着几乎不受力的陈庆忍不住好笑。

    平时众生敬畏的人间圣人也有此等狼狈。

    “跪坐久了,血液不通!”陈庆尴尬的说道。

    帝辛深以为然,毕竟自己当初第一次跪坐的时候,和陈庆的样子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对了,爱卿这次对付西岐打算出多少兵?”帝辛询问道。

    本来这种事情就已经全面交给陈庆,那么调度就是陈庆的事情,若是再问就会显得有些不放心陈庆了!

    自古君臣最担心猜疑!

    只不过陈庆无所谓,毕竟他调度的兵马实在太多了!

    陈庆只是符文战略方面的提供,真正战场上的实际用兵进退还是交由那些总兵。

    陈庆身前从未指挥过战争,他不认为自己第一次亲自负责指挥战争会比黄滚,邓九公,李靖他们要厉害。

    人最重要的是看清自己的定位,这方面陈庆看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二十万大军,其中十万大军新兵要接受血与火的试炼,十万老兵要当做主力!”陈庆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二十万大军!

    帝辛眨巴眨巴眼睛,是不是有些太多了?就算诸多贵族提供了大量的粮草和钱财,可这能支撑多久?

    三年已经是顶天了!

    “此外我还要调度黄争和孔宣亲自亲赴战场,七大总兵两侧庇护,截教门人和招募而来的能人异士也要随时策应!”

    帝辛瞪大眼睛,这几乎是大商最强的力量,若是……

    后果帝辛已经不敢想象!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来保护我的!真正和西岐开战的,另有其人!”陈庆自信一笑。往大殿外走去!

    留下帝辛,嘴角抽动了下。

    “寡人第一次听见有人把贪生怕死说的这么雄伟壮阔的!不知情的还以为这是一场举国之战呢!”

    陈庆没走多久,门外传来了他的声音:“大王,下次大朝会换椅子吧!跪坐久了,容易罗圈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