辣文吧 > 武侠修真 > 周天修行记 > 第六卷:一梦千年 第百五百九十一章:留下当狗!
    id="con4149347">

    !

    善法寺外围,有一片绿雾笼罩大片空间,散发着一股极寒之气!

    夜长老被啸天教训一顿,心头正有些不爽,感受到那股寒气,立刻就抬起头来,看向那片天空!

    “又有麻烦了!”他如同换了个人一般,身上散发着一股凌厉的气息,下一刻就出现在那片绿雾的对面。

    刷刷刷!

    百余道身影出现在夜长老身边,一个个神色肃穆,看向那片绿雾!

    “敢问道友是何人,来我善法寺是何目的?”夜长老平静开口。

    一阵咯咯的笑声从绿雾中传来,却是一个极为动人的女子,这个女子妖娆无双,却长着丈许长的蛇躯!

    “蛇女?”夜长老愣了一下,此女来自东南疆域的某条蛇窟,没想到今日竟来到这里!

    “咯咯,夜长老,难得你还记得妾身,真是荣幸之至。”蛇女笑道。

    夜长老的眉头皱了一下,然后不客气的问道,“你不在蛇窟修炼,来我善法寺做什么?佛妖不两立,需要老夫镇压你吗?”

    “有我在,你还没有那个本事!”蛇女还没有回答,另一方天空乌云密布,一道雷音传来,从乌云中走出了一个手持巨斧的大汉!

    “是你?斧王?”夜长老很快就认出了此人的身份,他来自遥远的北荒之地,凭借着两柄斧头,创立了一个门派,被人尊称为“斧王”!

    “夜长老,今日我两人来到这里,是受阴蒙宗主的命令邀请曲阳方丈,以及善法寺的三个客人去阴罗宗,并无恶意,希望夜长老不要阻拦!”

    夜长老眉头皱了一下,嘴角浮现出一丝冷意,笑道,“那个阴蒙,先前派来洪奇,现在又派来你和斧王,是存心将我善法寺置于死地吗?”

    斧王身上杀气腾腾,一双虎目一眨不眨盯着夜长老,似乎对方稍有异动,他便会发动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蛇女巧笑嫣然道,“夜长老,不瞒您说,现在这片疆域势力已经整合,我们都加入了阴罗宗,阴蒙宗主曾许诺我们,将带领我们冲突十八狱,重见天日!”

    蛇女目光涟涟,情绪微有波动。

    夜长老冷笑,“那阴蒙的许诺,你也相信?你们都身居高位,平时高傲的很,如今却反以加入阴罗宗为荣,如果不是遭到胁迫的话,应该不会如此做的吧?”

    蛇女和斧王的脸色立刻就阴沉下来,夜长老的话就如同戳穿了他们的心事一般,两人情绪顿时变得躁动起来!

    只见蛇女昂起头颅,蛇躯狂涨十倍,变得足有二十丈大小,而她的身体,也彻底变成了一副蛇躯!

    斧王头顶的黑雾直接坠落下来,无数雷火闪电钻入他的身躯,他的身躯也在疯涨增长,身上出现了雷电符文,气势无双!

    “蛇女、斧王的修为都在下天位层次!你们不是他们的对手,退下吧。”夜长老对身旁的僧人吩咐一声。

    然而,没有一名僧人离开,他们的目光平静似水,看着蛇女和斧王,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!

    蛇女和斧王身躯庞大,此时看着夜长老和他身旁的那些僧人,感觉就如同看一群蝼蚁般!

    “不知死活!”斧王冷嘲,他一张口,顿时就见到一片雷火被他喷出,瞬间就将夜长老以及那些僧人包围起来!

    有僧人修为弱些,不堪其痛楚,发出一声声惨叫!

    但是他们性子坚韧,立刻就盘踞而坐,默念佛门心经,摒除外界的干扰!

    “护寺!”夜长老单手一抓,一阵金色光华流转,他的手中就出现了一柄金色的法杖!

    “是!”百余个僧人同时喊道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气场和蛇女、斧王散发出的气息不能相比,但是他们目光坚定,有视死如归之心!

    百余名僧人四散而开,他们飞落到善法寺的百余个角落,身上佛光灿灿,不久后,在善法寺的外围就出现了金色的光幕!

    蛇女和斧王互望一眼,都露出了一丝讶然之色,原以为对付这些蝼蚁,只需恐吓一下便可,没想到他们竟然敢和自己硬碰硬!

    “斧王兄,我的力量不如你,破开这大阵还要仰仗你!”蛇女对斧王笑吟吟。

    斧王哈哈一笑,“我原以为这些和尚胆小的很,只需恐吓一下,他们就会吓尿,不曾想的他们居然不惜燃烧自身精血也要守护寺门,倒是有点血性!但是,在实力面前,这根本就不够看!我现在就轰碎这个屏障,去拿人!”

    说罢,就见到斧王双手各持两万斤的巨斧,如同车轮一般挥动起来,每一斧落下,在金色光幕上都出现裂痕!

    蛇女笑看着一切,她看出这些僧人心智坚定,轰破这阵法容易,唯独攻破他们的意志有些难!

    “夜长老,为了善法寺的安危着想,我看还是归顺阴罗宗吧?阴蒙宗主不仅修为极高,而且还有一个大靠山,终有一日会将我们带出十八狱的!”

    蛇女苦口婆心道,她来到善法寺,除了来拿人,还有一个任务,就是让善法寺归顺!

    夜长老咳血,“要和你一样,染上千机散恶疾,受那阴蒙操控?即使能够逃出十八狱,又能如何?还不是如同狗一般活着?”

    “是啊!你们两个都是狗!”

    夜长老身旁的一名僧人听到这话,心头便是一阵畅快,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蛇女闻言震怒,斧王脸上的笑容也戛然而止,他们身居高位,被人侍奉,除了在阴蒙手里栽了跟头,何时受过这般屈辱?

    “再说一句,将你们全部宰了。”斧王震怒,下方的护寺大阵眼见就要破开!

    “两条狗!你们便是两条狗!哈哈!两条狗……”

    夜长老和他身旁的那些弟子承受着越来越强大的威压,他们的身体很虚弱,感觉快要撑不住了,唯有对蛇女和斧王破口大骂,感觉那种痛苦之意还会小一些!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终于某一刻,护寺大阵终于被轰开!

    光幕敛去,蛇女和斧王都愣了一下,因为,夜长老及诸位僧人就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,不见一个人影!

    两人心头疑惑,落在了善法寺一个空地上!

    两人将神念散开,顺着青石阶往上,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之色!

    他们越是往上,善法寺受到的波及越小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那些和尚去了哪里?”斧王手中有着两杆巨斧,心中嘀咕道。

    蛇女发现山路的两旁生长着一些极为珍贵的药草,药香四溢,好几次忍住采摘的冲动!

    两人又来到一处空地上,立刻就停下了脚步!

    “你们那这里!”蛇女看到夜长老,还有那些年轻的僧人,一双眸子再次变得幽冷!

    斧王二话不说,直接挥动两杆斧头,向着夜长老等人轰了过去!

    然而此次,夜长老和身旁的僧人一动未动,甚至目光都没有眨动下!

    “不对!斧王,小心!”蛇女察觉到一丝诡异,连忙对斧王喊道。

    两杆斧头就如同车轮砸到夜长老的面前!

    突然间,一道黑影凭空出现,挡住了两杆巨斧!

    斧王还没弄清怎么一回事,感觉胸口就传来一股剧痛,像是被一只神秘之脚直接踹着一般,然后身形暴退,落在后面的山石阶上,如同一个肉球一般滚落下去!

    蛇女没有出手,看到了那个黑影的面目,让他颇感诧异的是,这是一个气息惊人的魔猿!

    同时,紫色光华一阵闪烁,便到一只紫色幼虎出现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一头紫虎,一头魔猿?”蛇女心思转动,心中立刻就有了某种猜测!

    “是我吃掉的洪奇!你若是复仇的话,尽管找我!”紫虎的目光落在了蛇女身上,眼中露出一丝贪婪之意!

    蛇女心中恐惧,身躯不断的后退,连忙解释道,“两位道友怕是误会了,我们来到这里并无恶意,只想请两位道友、曲阳方丈和那个周公子去阴罗宗走一趟……”

    啸天、魔猿盯了蛇女一眼,蛇女吓得心中惊悸,到嘴的话语也生生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啸天道,“阴蒙让我们去,难道我们就要去?如果他想见我们,就让他前来!”

    蛇女目光眨动,频频点头,“道友的话,妾身记住了,妾身现在就返回阴罗宗,将这话告诉给阴蒙宗主!”

    说话间,蛇女就转身,欲要离开!

    蛇女心中很清楚,那头紫虎与魔猿修为异常强大,若是与其交锋的话,不仅仅得不到丝毫好处,很有可能会陨落在这里,不如回到宗门,将这烫手的山芋交给其他修士!

    一阵黑风呼啸而过,接着就听“轰隆”一声,只见一个血肉模糊的汉子被砸落在地面!

    蛇女抬头,确认黑影乃是那个魔猿,而倒在地上的这个面目全非的巨汉正是斧王!

    在紫虎说话的功夫,它便已经冲下山,将斧王教训了一顿,并将其扔到了这里!

    魔猿手中拿着两杆沉甸甸的斧头,露出了有兴趣的神色!

    斧王斜眯着眼睛,看到魔猿,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对魔猿道,“前辈如果喜欢的话,我这两柄斧头就送给你好了!”

    他心性一向高傲,此时却一幅奴态,实在是被魔猿揍怕了,毫不怀疑,这个魔头心中一个不悦,会将它置于死地!

    魔猿扫了一眼斧王,眼中满是不屑,“这是我抢来的东西!抢来的东西便是我自己的!又何须你来相送!”

    斧王笑容戛然而止,连忙朝着自己的嘴上抽了一巴掌,并赔罪道,“是,是!是前辈的东西,晚辈说错了!”

    夜长老和身后的那些弟子忍俊不禁一笑,刚才,蛇女和斧王来善法寺叫阵,原本是打算誓死守护寺门的,只是他们修为略低,不足以抵抗蛇女和斧王的攻击,一直到他们喊出蛇女和斧王“是狗”之类的言语后,啸天和魔猿才出现,将他们带到这里,便有了现在的事情!

    魔猿盯着斧王,怒声道,“既然你承认,这两柄斧头是我的东西,那我问你,斧头怎会出现在你的手中?难道偷的我的不成?”

    斧王傻眼,一时语塞,眼泪几乎都要流下来,一时间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!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有僧人终于忍不住,便大笑起来!

    夜长老脸上也浮现出笑容,先前他被啸天教训,看啸天与魔猿有些不爽,此时却感觉这两个魔头竟有些可爱,今日之事,实在是太过瘾了!

    魔猿理所应当将两柄斧头收了起来,斧王正紧张的看着他,满心希望魔猿能够放他离开,毕竟,蛇女已经被紫虎放走了!

    “前辈,这是我的储物袋,全部给您,希望您能够放我一条生路……”斧王的眼泪都流了出来,言辞恳切。

    魔猿接过储物袋,将一股神念投入其中,微微点头,又嘀咕了一声,“又拿我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就见到魔猿再将储物袋收了起来!

    “前辈……这可是我的东西呀!”斧王有些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魔猿清了清嗓音,沉吟道,“你和蛇女一同来到这里,我放她离开,不放你,的确有点说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斧王连连点头,心中竟有点小感动,这魔头总算说了一句公道话。

    “但是!”魔猿语气加重,“破寺庙的是你,损坏善法寺房舍,药田以及亭榭的还是你,这笔损失该怎么算呀?”

    斧王眨着眼睛,想到刚才的一幕,心中便痛恨起了蛇女!

    这蛇女太过狡诈,担心发生变故,便将损坏寺门的事情全部交给了他,那蛇女已经逃之夭夭,现在却由他来背黑锅!

    “前辈……我冤啊!”斧王追悔莫及,心中又泛起了无限委屈!

    魔猿很是同情的点点头,来到王的面前,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你们损坏的是善法寺的财物,我是一个外人,此事就由你来和夜长老交涉吧!”

    斧王感觉眼前一亮,目光又看向夜长老,脸上立刻就堆满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夜长老,刚才是我不对,我在这里向你郑重道歉,我愿意拿出让夜长老满意的赔偿!”

    夜长老眼前一亮,看了看魔猿,笑道,“我看赔偿就不必了,这点损失对我善法寺而言,倒也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斧王大喜,没想到事情竟这么顺利!

    “但是!我善法寺遇到了一些麻烦,我希望斧王道友能够留在善法寺,帮我寺渡过难关。”

    斧王大怒,“你想让我留下来,当你们善法寺的狗?!”

    魔猿冷漠开口,问了一声,“怎么,难道你不是吗?”

    周天修行记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